当前位置:深圳土畜产品批发(零售)业搞笑跟踪“购物狂”
跟踪“购物狂”
2022-10-04

根据日本作家若竹七海的小说改编。若竹七海,1963年生于东京,擅长以“日常之谜”为题材创作推理小说,代表作有《我的日常推理》《封闭的夏天》等。 疯狂购物

边里是一名私家侦探。这天晚上,他接到一个电话,是中学同学坊野章吾打来的。边里觉得有点意外,坊野工作忙碌,两人已经三年多没见过面了,他突然找自己有什么事呢?

电话那头,坊野说:“有件事想拜托你,我想请你跟踪一个人。”边里问跟踪谁,坊野沉默了片刻,说:“跟踪我自己。”

哪有人请侦探来跟踪自己的呢?坊野解释说:“你听说过购物强迫症吗?俗称购物狂,是一种精神疾病,我好像得了这种病。”

坊野告诉边里,这段时间,他每天早上醒来就会看到房间里堆满了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商品,信用卡里也会少掉一大笔钱,可他却完全没有购物时的记忆。最近他每天都是六点下班,从公司直接回家,离开公司不久,就会觉得很困,站在地铁的月台上时,记忆就开始模糊,等清醒时都是躺在自家床上,满屋子堆着莫名其妙的东西。

坊野恳切地对边里说:“拜托了,请跟踪我,确认我到底是不是购物狂,只有你能帮我了!”

边里爽快地答应了。

第二天正好是元旦假期,边里来到坊野住的公寓大楼外。等了好一会儿,从公寓里某处传来关门的声音。边里看到一个穿格子外套、脸上蒙着围巾、戴着墨镜和帽子的男人从楼梯走下来。男人压低帽子快步往前走,边里赶忙紧追在后。

边里看着男人的背影,暗想:自己已经三年没见过坊野了,要不是坊野事先告知了外套的样子,说不定还真认不出来他呢。

坊野梦游似的来到一家大型百货公司,搭自动扶梯上二楼,买了一件酱油色的毛衣,在三楼买了领带,在四楼买了长裤,在文具卖场买了画本、恐龙模型和超人玩具。

坊野请店员把东西包起来,等待时他走到一旁的样品小黑板前,无聊地用彩色粉笔涂鸦恶作剧。粉笔在黑板上划过,发出难听的噪声。

买完东西后,坊野搭自动扶梯到了最顶楼的美食广场,点了一份咖喱饭。服务员上菜时,一不小心与坊野的手相撞,盘子跌在桌子上,黄色的咖喱液体四处飞溅。服务员拼命道歉,坊野却呆呆的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一旁的边里看在眼里,心想:坊野这个样子,果然是处于不正常状态啊!

吃完饭,坊野拿起所有购物袋,走出商场,搭地铁回家了。边里跟着他,直到看着他走进公寓入口。

边里在附近找到一家咖啡店,从那里打电话叫坊野出来。过了好一会儿,坊野来了。他告诉边里,自己接到电话时正在睡觉,觉得很多事都模模糊糊的。

边里把跟踪时看到的一切告诉坊野,接着说出了自己的疑惑:“我所知道的购物狂,买东西时意识都是清醒的,只是控制不住购物的欲望而已,可是,你的意识却好像不存在,这太奇怪了。”

坊野一脸苦闷,说:“这情况是从圣诞节那天开始的。那天早晨醒来,看到满屋子都是没见过的东西,一直持续到现在……”

边里想了想,问:“那么,你怎么会认为自己是购物狂呢?”

坊野说:“是山崎说的,他住我隔壁,跟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,我们是好朋友,这件事我也跟他说了。他跟我一样很爱赌博,我们常在一起赌马,一起买彩票。”

“那山崎现在在哪?”

“元旦放假,他回老家了,我把请你跟踪我的事也告诉他了。他的身高跟我差不多,性格跟你有点相似,你们两个都很聪明。”

边里皱起眉头思考着,就在这时候,坊野忽然叫了一聲,边里随着坊野的视线转过头去,座位后方是落地玻璃,面对大街。坊野抿嘴一笑说:“说人人到,是山崎,居然假期没过完就回来了。我们走吧,我把他介绍给你。” 外套谜团

两人回到公寓,坊野按响了山崎家的门铃,却没人应答。坊野只好请边里先去自己家坐坐。

“是我看错了吗?”坊野拿出一瓶酒招待边里。边里环视着房间,这个房间比他想象中还惊人,电话、音响等电器产品,重重叠叠堆在墙边,床的四周是各种奇装异服,还有装着碗盘的箱子、纸尿布、玩具……边里勉强坐在仅有的空地上,接过坊野递来的酒杯。

边里喝了一口酒,问:“这些东西,你为什么不去商店退掉呢?”

坊野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都找不到收据呢。”

边里奇怪道:“可是,今天你也都是刷卡啊,怎么会没有收据?”

坊野苦笑着摇摇头,说想不起来了。边里又喝了一大口酒,想把脚伸直,正要挪开坊野脱下的外套时,突然发现一件事:“喂,坊野,这件外套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边里眼前突然一片迷蒙,酒杯从手中滑落。“你怎么了?喂,你怎么了?”在坊野逐渐微弱的叫声中,边里看到坊野的粉红色指甲,在自己眼前缓缓摇晃,然后愈摇愈快、愈来愈模糊……

边里醒来时,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。阳光从窗户洒进来,边里扭头一看,坊野也全身虚脱地躺在地板上,酒瓶翻倒在地,弄脏了地毯。边里看看时钟,确定已经天亮了,两人整整睡了十八个小时。

边里忙把坊野叫醒,问:“这酒哪来的?”

坊野脸色苍白,揉着眼睛说:“山崎送我的啊,他说我新年八成是一个人过,叫我把酒喝了。”

边里想起昏迷前的事,把坊野的外套拿起来仔细检查,上面没有半点污渍。他站了起来,对坊野说:“说你是购物狂,是山崎扯的弥天大谎。”

坊野一脸疑惑,边里说:“我跟踪那个‘购物狂’时,他吃了咖喱饭,服务员送餐时把盘子弄掉了,咖喱的汁液四处飞溅,他的外套上也沾到了。可是这件外套却没沾到任何东西,可见,当时穿着相同外套购物的人,其实并不是你。”

坊野惊呆了:“不是我?”

边里解释道:“我三年没见到你了,我只是跟踪你所说的那件外套的主人。对方披着围巾、戴着墨镜,根本看不清楚长相。再说,我虽然看到对方从这栋公寓出来,也看着他回到了公寓,但是并没有确认他进了哪间房间。”

“不会吧……”坊野抬头看着边里。

“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样,山崎给你下药,等你睡着后,他打扮成你的样子去当购物狂。”

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“这件事只能问他本人。”边里说完站起来,走出房间,坊野急忙跟上来。边里走到隔壁山崎的房门口,拼命按电铃,山崎还是没有应答。边里把手伸向门把,轻轻一转,门竟然打开了。

屋里空荡荡的,只有一份报纸掉在地上,有一则报道用红色签字笔圈了起来。边里把报纸拿起来看,那是一则彩票中奖号码的报道。

边里终于把一切都理清了:每年平安夜都会有大金额的彩票贩售,坊野和山崎一起去买彩票,没想到坊野买的彩票真的中奖了。山崎心思细腻,记得坊野的彩票号码,在报纸上看到中奖信息,就想偷偷把两人的彩票对换一下。要这么做,前提必须是坊野不记得自己的彩票号码,山崎为了达成目的,就想把坊野逼疯。他给坊野下药,让他失去意识,再把一堆东西搬进他房里,想把坊野塑造成购物狂人……

坊野听完边里的推理,简直惊呆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。他握住边里的手,激动地说:“我差点以为自己真的脑子不正常了,如果不是你,山崎就成功了!”他想了想,接着说:“山崎一定是在那家咖啡店里偷听到我们说话,发现计划很可能失败,就赶回家,收拾行李,带着彩票连夜逃走了。” 终极真相

山崎竊取朋友的彩票后逃跑的事很快传开了。坊野打听过,山崎没有回老家,也没和任何人联络,就这样下落不明了。

几天后,边里给坊野打来电话,约他到咖啡店见面。见面后,边里默默地喝着咖啡,许久没有说话,坊野忍不住开口说:“上次的事,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,要不今天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边里摇摇头说:“我有话对你说,听完后,你可能再也不想请我吃饭了。”边里沉默片刻,接着说:“这个案子,我原来也以为解决得很圆满,直到我想起一个细节……”

坊野放下手中的咖啡杯,瞪大了眼睛。

边里说:“那天在你家,在我喝了酒昏睡前,你的指甲就在我眼前,指甲前端是粉红色。而购物狂在文具卖场的黑板上涂鸦恶作剧,用的就是粉红色粉笔。粉笔的碎屑嵌入你的指甲里,就那样留下了。”

坊野的脸色变了,边里继续说:“其实,那天在商场购物的就是你本人吧。你故意打翻咖喱的盘子,让咖喱汁沾上外套,然后又让我在你家看到干净的外套,只为了让我得出是山崎假扮成你的结论。”

边里接着说:“我不知道山崎怎么样了,只知道你把情景渲染成山崎连夜逃跑、下落不明。山崎就这么成了偷窃朋友彩票、还企图把朋友逼疯的大坏蛋。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坊野终于开口了,“我并不是故意的,彩票本来就是我的,山崎却硬要分一杯羹,说什么是我俩一起买的,他有权分一半。他还在公司到处说我喜欢赌博,害我被打入冷宫。我只是轻轻打了他一拳,没想到他撞到CD播放器,血喷得到处都是,没多久就不动了……”

边里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坊野决定去警察局自首,出发前,他对边里说:“把你卷进了这样的事,大过年的就触你霉头,真是对不起了……”

(发稿编辑:吕 佳)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

深圳土畜产品批发(零售)业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20198030
深圳土畜产品批发(零售)业,减肥,教育,家居,中医,国学,体育,搞笑,数码,影视